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金門感懷

我乘坐臺灣的客機在臺灣海峽上空飛行了將近一個小時,徐徐降落在金門機場上。金門,這個美麗的島嶼住著五萬多臺灣同胞,當年曾經是國民黨軍與解放軍炮戰的前沿陣地。歷經幾十年滄桑,如今成了旅遊勝地,令人感慨噓唏。
  金門導遊嚴小姐先帶領大陸旅遊團參觀了一個棄置不用的大坑道。坑道深約五六十米,寬三四十米,長三四百米,直通外海,運輸艇可以開進坑道裏。當年炮戰國民黨軍從臺灣運送武器彈藥到金門補充就是從這條坑道運進來的。坑道一側挖了許多洞穴,可以藏放武器彈藥。
  接著導遊帶領我們參觀了國民黨軍退役的坦克、飛機、大炮、高射炮和高射機槍。這些兵器停放在草坪上供遊人參觀。草地上和風拂煦,芳草淒淒,野花寂寂,周圍鳥鳴啾啾,一派安靜詳和景象。不少遊客站在飛機大炮前拍照留影。來到一處高坡,這裏有一個地下石室標明是連長室,當年金門駐軍的連長就在裏面指揮作戰,如今連長室已人去室空。地下室的主人今在何處?或許先生已經作古也未可知。連長室旁有許多軍人蠟像在操槍操炮,栩栩如生,動作逼真,乍一看還以為是真的呢。在這群蠟像旁有一個防空洞,一個蠟像兵坐在桌子前似在操縱按鈕,防空洞裏的擴音器傳出刺耳的警報聲,接著是隆隆的炮聲,把遊客帶回到炮擊金門的歷史記憶中。參觀完蠟像後我們登上了了望臺。瞭望臺建在高坡上,有幾層樓高。站在瞭望臺上放眼四望,金門島的風光一覽無餘。島上綠樹婆娑,繁花似錦,風光旖妮。向周邊遠眺,大海茫茫,水天一色,海鷗在水面上飛翔,卻不見歸帆去棹,更看不到漁民在海面上捕魚。我心裏有點茫然:這麼寬闊的海面為什麼沒有漁民捕魚撈蝦呢?導遊給我們解析說:幾十年來兩岸處於軍事戒備狀態,金門島周邊佈滿了地雷,島上的居民都不會游泳,更談不上下海捕魚了,金門至今仍是個農耕社會。果不其然,我看到金門島上種有許多小麥,放養著許多耕牛和肉牛。牛肉幹是金門的土特產。島上很少見到工廠,所以金門的生態環境沒受污染,空氣很新鮮。
  從瞭望台下來,我們經過了蔣經國的銅像,銅像旁還有蔣先生親手種的一棵樹,如今已長成棟樑材。導遊說,蔣經國當政期間經常來金門,他常在炮戰最激烈的時候來到金門前線,到坑道裏慰問士兵,鼓舞士氣。聯想到在臺灣旅遊時瞭解到蔣經國當政期間放棄了反攻大陸,立足於發展臺灣經濟,制定了“經濟農業”政策,主持十大專案的建設,促使臺灣經濟騰飛,成為亞洲四小龍。我覺得小蔣治臺有方,在臺灣人民中享有崇高的威望,足為後之治臺者鑒。
  我還參觀了金門刀具廠。這是一位祖籍福建省的鐵匠創辦的。炮擊金門期間小小的金門島總共傾瀉下了一百多萬發炮彈,小島幾乎“體無完膚”。我在島上極力尋找當年炮擊金門的遺跡,卻未能如願,成為一個小小的遺憾。沒想到卻在刀具廠找到了炮擊金門的遺留物,彌補了這個遺憾。只見廠裏舊炮彈殼堆積如山,各種刀具刀光閃閃。原來,打鐵匠在大陸停止炮擊金門後就開始向當地居民收購炮彈皮和炮彈殼,利用炮彈殼打制各種刀具。由於鋼質好製作精工,各種刀具特別鋒利,成為金門的一種土特產,許多遊客都在金門購買了一把炮彈殼製作的刀具作為旅遊紀念品。
  在一處閣樓上我們看到了國民黨少將師長胡璉的照片,旁邊陳列著蔣介石的委任狀和胡璉的功勳章。據說胡璉率領的部隊與日本鬼子作戰很勇敢,他的雙手也沾滿了人民的鮮血。國民黨軍隊像胡璉這樣的人物為數不少,這是歷史。胡璉這個名字在廣東潮汕地區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許多老輩人至今提起他的名字仍心有餘悸。1948年國民黨敗退臺灣時,胡璉帶領著殘兵敗將經過潮汕地區逃往臺灣,一路走一路抓壯丁,造成許多人妻離子散。我們這個旅遊團中有一個廣東惠來籍姓林的遊客,在他2歲時父親就被胡璉抓到臺灣當兵。這次他借錢參加臺灣遊,在臺北市見到了84歲高齡的老父親。老父親從一生積蓄中拿出100多萬元台幣給他這個唯一的親生子,以彌補他沒有盡到撫育兒子義務的終生遺憾。老林站在胡璉像前沉默無語,不知他內心有何感受。胡璉在潮汕抓丁時老百姓東逃西躲,叫走胡璉。走胡璉時我已4歲,依稀記得是被堂兄背在肩上往山裏逃跑的。
  夜遊金門縣城,大街上燈光幽暗,一片死寂,見不到歌舞廳夜總會,也沒有麥當勞。夜宿金門。第二天早晨我們從金門碼頭乘坐輪船往廈門。據說兩岸正醞釀合作從廈門至金門架設跨海大橋。等大橋架成之後“天塹變通途”,大陸人到金門旅遊就不用坐船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