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德國的騎士制度(一)-2

三年以後,在1187年的復活節期間,在美茵茲出現了又一次隆重的聚會:"Christi Reichstag"--"基督的議會",此次集會決定參加第三次十字軍。巴巴盧莎在四十年前曾經參加過第二次十字軍,現在他又一次系上了十字架徽章,然後加入到十字軍的行列中去,他像一名行俠仗義的騎士那樣,正式地向對手薩拉丁發出了挑戰。從這一次開始,十字軍在德國人的思想和政策中扮演了真正重要的角色。在政策領域裏,他們增加了一種新的妨礙因素,可是在國家的知識生活中,他們通過把德國騎士帶入到有教養的西方社會的禮儀中而發揮了一種開明和刺激性的影響。



  歷史和傳說都說到這位老英雄在眼看就要實現自己的目標時,卻死在亞美尼亞的卡利克努斯河(Kalykadnus)裏,可是在德國人的心目中,他作為人們一切抱負的象徵和體現仍然活在世上,這種抱負在騎士制度當中找到了信念,在十字軍當中也常常找到有價值的表達和成就。



  巴巴盧莎由他的兒子亨利六世 接任。亨利在不止一個方面是出類拔萃的。從他的身上,我們敏銳地看到了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衝突,那是許多騎士英雄所特有的。作為一個擅長寫柔情與激情詩歌的作家,他的名字被光榮地刻在吟遊詩人名人錄上。他寫的一首題為《偉大的海德堡》(the Great Heidelburt)的詩歌和一個斯圖加特手稿,被放在這些偉大的歌集的最前面,這些歌集的開頭是這位皇帝頭戴皇冠、手拿權杖、坐在寶座上的畫像。他在年輕時,宣稱自己可以容忍失去他的皇冠,卻不能容忍失去自己心愛的人。然而除了柔情的一面以外,他沒有他父親的魅力,或者他父親那種真正的騎士品格。他繼承王位後,衝突與對立很快就把這位多愁善感的年輕人磨煉成為一個苛刻和殘忍的現實主義者。沒有人象他那樣放肆地使用帝國的權力--"他是他那個年代最偉大的政治家,在許多方面他是繼查理曼之後最偉大的皇帝。" 但是,他同樣會做出一些卑鄙低下和令人厭惡的殘暴事情來。他在英國出了名,除了其他原因外,主要原因是他把獅心理查 關在特裏斐斯 的城堡達一年多,只是在得到了一大筆贖金之後,他才肯放人。1194年他懷疑在意大利的巴勒莫 有一個反對他的陰謀,於是嫌疑人被以最殘酷的方式處死:喬丹伯爵(Count Jordan)被放置在燒紅的寶座上,用釘子把燒紅的皇冠釘在他的頭上,其餘的人則先被用馬拉過街道,然後再被處以絞刑、火刑或遭活埋。1197年,他在統治了七年之後,在32歲時死去,不過他短暫的生涯倒是質樸的中世紀所特有的戲劇性反差的一個很好的例子。



  我不打算詳細談論十字軍東侵的總體情況或德國參與十字軍東侵的具體情況--這個話題已經被研究得很多和很好,我只想簡單地談談巴克博士(Dr. Barker)早已提到的工作。但是,有一個問題還是需要更全面地來考慮。赫恩肖教授 早已論述了較大的十字軍騎士團,其中包括醫護騎士團、聖殿騎士團和條頓騎士團。在這三個騎士團中,條頓騎士團最令我們感興趣,因為不但它的所有成員都是德國人,而且它在德國的--而不是聖地的--歷史舞臺上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在三大騎士團中,條頓騎士團成立的時間最晚,在1198年時它才成為一個單獨的機構。耶路撒冷的基督教王國被毀滅以後,德國的騎士無家可歸,他們在威尼斯暫時居住了一段時間。此後,受霍亨斯陶芬王朝 皇帝腓特烈二世 的委託,並得到教皇格列哥裏九世 的批准,他們在團長赫爾曼?馮?薩爾查(Hermann von Salza)的帶領下,開始執行一次重要而又艱苦的任務,那就是對作為異教徒的普魯士人進行皈依和教化。這是一場漫長而又充滿血腥的鬥爭,在經歷了半個世紀的戰爭之後,他們才成功地鞏固了自己的王國,即日耳曼人的普魯士騎士領地。1309年,這位團長在諾加特(Nogat)上的馬林堡 建立了自己的官邸,從此以後,普魯士便以這個豪華的官邸為中心,被以模範的方式統治了兩百年,並成為日耳曼最繁榮的省份之一。建城堡是為保證新領土的安全,在城堡的周圍發展出了許多城鎮,其中最有名的是柯尼斯堡 。在馬林堡,團長受到大約三十名"騎士團領地指揮員"(Komture)的支持,他們來自各個各自為政的騎士團據點。在14世紀下半葉,農業的繁榮、貿易與商業的發展達到了頂峰。可是到了15世紀時,開始出現了逐漸衰落的現象;城鎮謀求獨立,而騎士團以外的貴族則與波蘭人合作。在1410年,騎士團在坦能堡 戰役中遭到波蘭人的重創,在進行了一場長期的鬥爭之後,1466年,騎士團在所謂"帶刺的和平條約"的逼迫下,把其領地的一半即西普魯士,連同團長官邸所在地馬林堡一起割讓給了波蘭人,它自身則以波蘭人封地的形式保留了東邊的一半,即東普魯士,並以柯尼斯堡作為其首府。自此,騎士團的這顆明星開始隕落,要不是騎士團團長霍亨左倫家族 的阿爾佈雷希特?馮?勃蘭登堡(Albrecht von Brandenburg)於1525年時把騎士團領地轉變成為波蘭國王所持有的世襲公爵領地的話,東普魯士也會落到波蘭人的手裏的。



  作為路德早年的一名追隨者,阿爾佈雷希特也是第一個偉大的精神貴族,他利用了騎士團領地世俗化改革所提供的可能性,把自己變成了一位世俗王侯。後來美因茲和科隆的大主教也作過同樣的嘗試,但是沒有成功。然而,阿爾佈雷希特的家族統治是短命的。他的爵位由其兒子繼承,他的兒子死後,普魯士便落入他的女婿約翰?斯吉斯蒙德(Johann Sigismund)的手中,此人是勃蘭登堡的選帝侯 ,即大選帝侯 的祖父。於是,我們便看到了一個偉大的十字軍騎士團的歷史,這個騎士團與現代歐洲中最著名的一塊領地 和王朝 有著密切的關係。



  如果說德國的騎士通過與其法國同伴在十字軍東侵中的接觸,很快就學習到12世紀生活和行為舉止上謙恭(courtoisie)的新理想,那麼他們也很快便學習到對這些理想的文學表達方式。在非常短暫的時間裏,新文學憑著自身的藝術技巧和優雅,取代了較為簡樸和較為自發的天然形式。在法國,"武俠之歌"在12世紀時讓位給了亞瑟王的圓桌騎士式的敘事詩。克雷蒂安?德?特魯亞的作品只是在1160-1175年間才出現於法國,可是它早在1191或1192年就由哈特曼?馮?奧埃 介紹到德國來。德國人模仿普羅旺斯詩人和法國北部詩人的寫作風格;普羅旺斯詩人側重於抒情詩,而北部詩人則擅長於敘事詩。



  我們知道,騎士階級在這場新文學運動中起帶頭作用。偉大的海德堡手稿包含了140位詩人的作品;這些作品的作者除了皇帝亨利以外,還有國王、王侯、伯爵、男爵以及一般騎士。詩歌作者不再是修士或吟遊詩人,而是巨大的世俗團體的成員。因此,這種文學本身就具有騎士氣派;"騎士社會的"(H?fisch)一詞本身就是這個新時代的最高的讚美詞。這些騎士詩人首先對自己的騎士身份感到自豪,他們把自己的詩歌成就看作是偉大騎士等級的尊貴身份的一種附屬品。因此,哈特曼o馮o奧埃在其兩個獨立作品中,一開始便稱自己是一名騎士,然後便小心翼翼地澄清說,自己只是在沒有嚴肅工作的時候才去進行文學創作的。沃爾夫南姆?馮?埃森巴赫 坦率地承認,軍事生涯才是他的真正職業,而對於文學,自己無異於是文盲。



  在這種新潮流的影響下,詩人們首先背棄了古老的民族英雄故事。像古德龍(Gudrun)那樣粗俗和嚴酷的武士、像布倫希爾德(Brunhilde)那樣在體力格逐中擊敗了其求婚者自己卻被吹到海上去受盡折磨的女主人公們,開始被充滿著理想和較為文雅的人物所取代。在較晚時,他們的確恢復了自身,他們用騎士的服裝刷新自己和裝飾自己,使自己更適合於出現在宮廷上;但是,西格弗裏德 和迪特裏希(Dietrich)曾經一度為埃裏克(Erec)和伊維因(Iwein)及其他亞瑟時代的騎士讓路。野蠻的體力較量、拋石塊、擲標槍以及樹林裏的瘋狂追逐等,讓位給了正式的比武和比賽。社會道德價值觀也隨之出現了重大的調整。有關勇敢(mannesmuot)和忠誠(triuwe)等古老的日耳曼人美德被保留了下來。但是,這種忠誠不再是冷酷無情的破壞性力量--如哈根(Hagen)在《尼伯龍根之歌》中所表現出來的那樣,對君主或女士的忠誠被排除在其他道德要求之外,並認為說謊、背信棄義和暗殺是正當的。它融入了較為文雅和較多的基督教美德。如今,節制(Diu Maze)成了一種理想的品質--即遵守既定的行為標準和具有社會道德約束力的、或高或低水準下的"良好範式"。在瓦爾特 的一首著名詩歌中,它被描述成一切社會美德的源泉。高度的信心(Hoher muot)也是真正騎士所特有的一種品質,這意味著一名騎士必須具有堅強的意志和強烈的進取心。堅韌不拔(Staete)對於騎士來說也是必不可少的,而慷慨大方(milte)作為騎士的另一個重要美德,長期以來受到騎士歌手的高度讚揚。這是一個海闊天高、獨來獨往的世界,那個時代富有的庇護者那種出手大方的好客熱情是今天我們所難以想像的一件事情。這也是一切高級流浪漢和低級流浪漢的黃金時期,這個時期對於任何具有流浪性格的人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誘惑。瓦爾特?馮?德爾?佛格爾魏德在他的一首詩中給我們描繪了一幅生動和有趣的圖畫,詩人自己因為沒能分享被丟棄的財寶和沒能參與瓦特堡 --赫爾曼?馮?圖林根(Hermann von Th?ringen)伯爵的宮廷所在地及傳說中的歌手大賽的場所--的狂野活動而感到失望,這一失望為該圖畫增添了色彩。



  如果你認識聽力不佳的人,



  請你替我傳話,除非他想讓自己的耳鼓被撕裂,



  叫他不要靠近圖林根 的宮廷。



  在一群人把另一群人擠到門口之前,



  我已經加入到大家的行列當中,



  直到我再也不能擠進去為止;



  人們所能聽到的只是奇妙的聲音。



  伯爵的確是這樣營造他的宮廷的,



  為了這些可愛的俠士,



  他一定花光了他的所有,



  他自己就是一位真正的優勝者。



  我知道他的奢華氣度和不凡的身手:



  如果他為一桶酒而一擲千金,



  騎士們無不發現他的酒杯常常溢滿。



  他們試圖把榮譽(ere)、世俗財富(guot)與上帝的恩典(gotes hulde)合併一起,這是瓦爾特在他那首很可能是最有名的詩中所悲歎的困難任務。這首詩寫於亨利六世死後的那段國內紛爭頻仍和混亂的日子裏,這解釋了它在結束時為何充滿陰鬱悲觀的語調。他所描繪的那種雕像般莊嚴的姿態激勵了那個著名圖解的重新出版,就如同斯圖加特手抄本中的變體那樣。



  我曾經兩腿交叉地坐在一塊石頭上獨自沉思。



  一只手放在膝蓋上,另一只手托著下巴。



  我就坐在那裏,陷入深深的沉思,



  我在思考一個人一生應該怎樣度過,



  為了擁有這個世界,



  所有的男人都應該重視三樣東西:



     榮譽與世俗的財富--

  這兩樣東西往往會互相帶來傷害--

  最後一樣是上帝的恩典,

  可是如今,人們更看重頭兩樣東西。
返回列表